当前位置:新宏基化纤有限公司情感内地四小花旦(细数中国17年四小花旦发展史)
内地四小花旦(细数中国17年四小花旦发展史)
2022-08-05

3月14日,《嘉人》杂志发布了4月刊新封面,主题为“新花怒放”。

并配文“一个个凭实力说话的明星艺人,左手拿着作品,右手揣着流量”。

欧阳娜娜、文淇、关晓彤和张子枫四个人,一起登上了封面:

暗示着“新四小花旦”的诞生。

消息一出,瞬间激起不少浪花。

评论里更是嘴不留情,有网友希望《嘉人》如果实在评选不出来就不必硬来凑数,也有网友表示这年头不仅有“水后”,如今连“水旦”都出了。

其实早前刚开年的时候,电影频道就评选过一次“新四小花旦”,而且还声称是凭借演技评选出来的。

最终花落张子枫、文淇、张雪迎和关晓彤四人,依然没令大家满意。

结果这才过去没多久,“新花旦”就又来了。

而且纵观“花旦史”的发展,我们发现“四小花旦”的评选,频率变得越来越高,评选出来的人,也是越来越经不起时间的考验。

甚至到了如今,连半个代表作都拿不出手的新人,都能来当花旦了。

难免让大家对“花旦”这个词产生免疫。

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“花旦”已经变得更像“流量”的代名词了,随便哪个媒体都能评选,反正最后都是谁火谁上。

但其实,早在“花旦”诞生之初,这个名头是很有份量的,要不然它也不会被沿用了这么多年。

这就要细数中国“四小花旦”的发展历史说起了。

确切说来,“四小花旦”这个词,最初并不是由官方提出的。

这个名号源于2000年,最开始传播主要依靠的还是民间媒体。

直到2002年,《南方都市报》才把赵薇、章子怡、周迅和徐静蕾这四位女星,正式统称为“四小花旦”。

至此,“花旦”这个词才开始有了正宫身份。

2009年,又联合了业内百家主流媒体,由民众和记者参与票选,并且得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认可。

又再一次从80后这一批女星中评选出了新的“四小花旦”。

当时获选的人是黄圣依、刘亦菲、杨幂和王珞丹。

但就是仅从这第二次评选开始,观众的质疑声就源源不断地响起了。

首先是定位上的不清晰。

2002年评选的第一批“四小花旦”,作品和流量都毋庸置疑。

先说赵薇,新千年绝对的亚洲巨星,当年的《还珠格格》火遍大江南北,播出时段用万人空巷来形容都不过分。

在那个金鹰奖还有份量的年代,赵薇就已经拿过金鹰奖优秀女主角奖 、电视票房十大风云人物等多个奖项。

要说当年走出国门大家最认识的中国明星是谁,新一代年轻演员里,电影圈有章子怡,电视圈恐怕就只有赵薇了。

章子怡就更不用说,从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到《卧虎藏龙》,把柏林电影节和奥斯卡都走了一遍,“国际章”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。

要数她的代表品和成就,那就真的是数不过来了。

而此前章子怡“下凡”参加综艺节目的消息,还被远在英国的BBC报道了,一件事足见其在国际上的知名度有多高。

周迅呢,绝对的天才型演技派,陈可辛口中的“所有导演的梦想”。

天生的大荧幕脸+充满灵气的表演,让周迅成为了新千年之后,国内最有实力的电影咖之一。

最后一位徐静蕾,才女+女神的典型代表

当年和李亚鹏主演的一部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,是多少人的童年回忆,也是把百花奖、金鸡奖等奖项都拿了一遍。

后来退居幕后当上导演之后,呈现出来的作品也是口碑和市场反映都相当不错。

总之第一批被评选出来的“四小花旦”,就是绝对的以实力服人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定位清晰:

人气赵薇、名气章子怡、灵气周迅、才气徐静蕾。

四个标签一列出来,个个都对应得上。

每个人的特点都在于此、但不止于此。

真的是一目了然、心服口服。

但到了第二届黄圣依、刘亦菲、杨幂和王珞丹的时候,感觉明显大不如前了。

没有清晰的定位,一眼看上去,大家都挺火,但又说不出太厉害的代表作。

反正就是从这一届开始,“重流量”的感觉就已经开始初见端倪了。

到了2013年的时候,《南都娱乐周刊》又再评选了一次“四小花旦”。

而且为了更具说服力,这次官方还声称要围绕着知名度、影响力、作品素质、活跃程度等多项指标来综合考量。

最后通过集结网友、媒体评审团、圈中人评审团的力量,评选出了Angelababy、刘诗诗、杨幂、倪妮为新”四小花旦“。

更的是让人一言难尽。

说得好听是通过多项指标考量,最后还是网友+媒体共同评选出来的,但其实仔细回想这个时间,2013年早就是“粉丝文化”开始走向鼎盛的大年了。

说白了,在那个流量大行其道的年代,什么所谓的“公众评选”都是不公平的。

因为那时候的“公众评选”,其实就等于“粉丝评选”。

拼的都是哪家粉丝更强。

又到了2016年,《南都娱乐周刊》再次集结173万网友,以及110位专业媒体人和娱乐圈业内资深人士。

同样围绕着知名度、影响力、表演实力、作品素质、发展潜力等多方面的指标,通过网络票选+评委团的投票机制。

评选出了周冬雨、郑爽、关晓彤和杨紫四位新“90后四小花旦”:

怎么说呢,这次评选,观众甚至都摸不清这四个人是如何被放到一起的。

彼时周冬雨已经凭借《七月与安生》拿下了金马奖的影后,杨紫凭借《欢乐颂》提名了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奖,也算是有了代表作。

但关晓彤和郑爽,都还在《好先生》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一类的各种偶像剧中打滚。

总之这次评选,也被网友诟病为“是因为年龄才走到了一起”。

毕竟是“90后花旦”嘛,也就这么些个人了。

所以这些年里,抛开各种非主流评选,最被大众认可的“四小花旦”评选,真正担得起左手流量右手作品的,只有这四届:

2002年版(赵薇、章子怡、周迅、徐静蕾);2009年版(黄圣依、刘亦菲、杨幂、王珞丹);2013年版(杨颖、刘诗诗、杨幂、倪妮);2016年版(周冬雨、郑爽、关晓彤、杨紫);

但即便单拎出这四届,水平质量也是如过山车般下滑。

作品越来越数不出来,流量倒是越来越明显。

一直到了如今2019年《嘉人》评选出来的这一届。

一个欧阳娜娜,就吓得人虎躯一震。

退一万步说,别人的流量作品,至少是影视界真实存在的作品,而欧阳娜娜的流量代表作,是vlog。

当然了这里没有贬低欧阳娜娜的意思,人家考伯克利、当大提琴家,自律努力又得体,确实是优秀。

但不知道以上这些都和做演员有什么关联。

而“四小花旦”,本来就一直都是演员、或者说影视明星范畴里的名头。

关晓彤再不济,2018年也有了老谋子的《影》做代表作,文淇和张子枫自不必说,作品奖项都有。

但如此层次不齐的水平,和模糊不清的定位,同样也很难让人不质疑“新四小花”的含金量。

敢情曾经对准演员来评选的荣誉,如今只能落到对准名人来评选了

而当年含金量最高的第一批“四小花旦”呢?

如今也是随着年龄和资质的增长,被一代接一代的媒体人重新称做“四大花旦”了。

而且四个人的发展也确实证明了当年评选人的眼光之犀利。

如今个个有头有脸,都是大陆影视圈女演员中屹立不倒的领军人物。

看来时间永远是验证实力最好的方式。

而这个曾经极具影响力的“花旦”名头,如今现状也只能变成了:

铁打的“四大花旦”,流水的“四小花旦”。